讀文言文 站巨人肩膀上

近來高中國文減少文言文比例一事,正反兩派較勁,本人自法律或社會科學立場研析,認為降低比重不可行,以免降低我國將來法政人才與官員的素質與器識,影響國家治理與競爭力。

首先許多現代法律用語或制度來自古代,不讀文言文不知來源或出處,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。例如:正法、牴觸、對質、宥恕、法曹、誣陷等,為數極多。其次,現今許多法政相關成語來自古文,不讀文言文,恐難完全理解。例如定分息爭、聚訟紛紜、莫衷一是、一成不變、明鏡高懸等。

何況現行法制有許多用語來自古時制度或習慣,不讀文言文,恐難徹忠訓底洞察過去國家的治亂,亦難根治今後社會的病根。例如:不教而誅、罪不及帑、逼上梁山、苛政猛于虎、一言九鼎等。

法官、律師的國文根柢需比普通人強,才能勝任,過去高考司法官的專業科目無論成績如何優秀,國文成績如未達一定標準也要淘汰。因法律職業須在判決或訴狀以文書(言詞也是)妥善表達,引經據典能有說服力,要言不繁,切忌邏輯文理不通。念法政的人若不讀文言文,無法成為經國人才,也難成為法官、律師,甚至連糊口都有困難。

誠如希臘先哲所言,我們只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侏儒,但比巨人看得更加深遠。不念文言文,豈不是自甘卑下,不願站在巨人肩膀上,畫地自限。試觀日本資本主義之父、明治維新時期的澀澤榮一是成功企業家,開辦公司二百多家,一生服膺《論語》,將《論語》嘉言運用在企業經營上大獲成功,一生身體力行,亦商亦儒。外國人都珍惜我國古代學問,我輩怎可將珍貴祖宗遺產輕易拋棄?

我在美國時觀察到美國小學英語課注重閱讀,除課本厚厚一冊外,教師還要求學生閱讀課外書,寫報告,與我國國文課本分量過少,教師很少要求學生讀課外書大異其趣。美國大學法學院學生撰寫能力甚為高超。學校的權威學報都由優秀學生擔任主編,他們有權修改專家甚至教授的稿件。若我們反其道而行,減少文言文,將來善為文的人才勢必大減,影響國家的競爭力,這是隱憂,不是危言聳聽。蘇東坡說過「讀書萬卷不讀律,致君堯舜知無術」,我擔心「讀書不讀文言文,經世濟民難有術」。

日本初中國語課本內容多元化,還包括科學、環境與人類未來等題材,很有啟發性與知識性,不局限於純文學作品,此點可供當局參考。近年大陸河北電視台播出中華好詩詞節目,背誦分析古代詩詞,人才濟濟,異常轟動。大陸對古詩文獎勵不斷,我們若不重視文言文,我不免擔心數十年後國際漢學會議台灣派不出好代表了。(作者為銘傳大學講座教授、教育部前高教司長)

(中國ok忠訓時報)

F2F77B47167B2BD4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